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走上电影银幕的日本武士

走上电影银幕的日本武士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4-05-29 07:03] [热度:]

  从日文字面上讲,武士就是“服务者”的意思。日本武士最早出现于公元10世纪30年代,武士阶层兴起的原因在于:效忠天皇的大臣所把持的首府京都及属下各郡集权政府逐渐失势,军事阶层的实力增长,武士组织渐渐从临时应急组成的部族军事单位,逐步发展成为王室后裔领导的稳固实体。

  日本从平安时代开始,剥夺多余王室成员地位,赐姓平氏和源氏,两姓之间后来爆发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争战,源赖朝取得最后胜利,于1192年建立了武士政权镰仓幕府。名著《源氏物语》就是根据这段历史写成,是有关武士文化的巨作。几十年来,日本根据这一名著拍摄过大量影片。

  1338年,镰仓幕府被室町幕府取代,小部分武士以封地形式掌握了上层财产的所有权,变成了统治者,绝大部分武士重组成领主下属组织,靠所谓“忠诚、荣誉、男子气概及责任”等,获取军事潘臣的任用。16世纪,日本形成了一个称为“大名”的武士霸权阶层,在各地建立辖区,后来发生了各自试图统一的全国战争,结果,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先后实现了愿望。为了抵御外来侵略和影响,他们三人都是采取闭关自守的封建主义政策,直到1853年,美国舰队司令佩里指挥舰队猛烈炮击长崎,才使武士政权最后垮台。

  明治天皇继位后推行维新措施,改变了原先的管理模式,大大削弱了武士阶层的特权,但是依然推崇武士道精神。后来,日本政治领导人和军国主义者把本来只属于武士阶层的武士道精神,强行灌输给全体日本人,将武士道精神推向了极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据说几乎每个日本人都直接或间接地读过早在1716年出版的武士手册《叶隐》,以及大道寺友山的被称为武士圣书的《落穗集》、《武道初心集》、《岩渊夜话》等。

  有关“武士道”的说法,最早出现于日本江户时代,真正信奉武士道的武士,崇尚正直、忠诚、坚毅、简朴及礼节等美德,在考虑问题时,把生死置之度外,在无法完成任务时,哪怕剖腹自杀也要保全名声。有人认为日本武士道近似于西方中世纪的骑士章程,其实,日本武士道是在中国儒家及道家学说的影响下,尤其是在朱子理学的“正闺论”的基础上确立起来的行为理念。

  在日本历史上,武士道精神曾经激励着日本人奋发图强,抵御和挫败试图打开日本门户的西方列强,也曾促使昏昏然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疯狂地入侵和掠夺中国、进军东南亚、轰炸珍珠港,并一度沾沾自喜于“占领了中国,解放了东南亚,摧毁了珍珠港”,使中国人民及亚洲各国人民陷入水深火热,最终也使日本蒙受战争之灾及战败之耻。战后,日本人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间,神奇般地取得经济腾飞,使日本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经济大国,也不能讳言日本传统的武士道精神的作用。

  武士及武士文化在日本已经存续了近千年,漫长的文化积淀,造就了文学艺术创作的素材源泉。日本电影从诞生初期,就不断有武士题材的作品出现,日本电影史上称之为“剑戟片”,或者统称为“时代剧”,主要是凭借人物激烈的厮杀和武打场面吸引观众。其中,也有很多不失为日本电影史上的优秀佳作。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也曾拍摄过很多有关武士题材的影片,但绝大多数都受制或者服务于战争的舆论宣传。战后,以麦克阿瑟为首的美国占领军司令部曾专门下达指令,对这类影片实施查封、收缴、禁映、禁拍,连黑泽明当时拍摄的影片《胆大妄为的男子汉》 (1945)也难逃厄运,被禁止放映,直到1952年4月才与观众见面。

  植根于日本这块土壤,人们大概不会脱离武士文化的影响,导演亦不例外。被誉为日本“天皇导演”的黑泽明,对武士及武士文化更是情有独钟,他的导演处女作《姿三四郎》 (1943),以及后来拍摄的著名影片《罗生门》(1950)、《七武士》(1954)、《蜘蛛巢城》(1957)、《战国英豪》(1958)、《保镖》(1961)、《椿三十郎》(1962)、《红胡子》(1965)、《影子武士》(1980)和《乱》(1985)等,都是有关武士题材的作品。

  黑泽明1910年出生在东京的一个军人家庭,从小就耳濡目染,无形中受到武士道精神的影响,青少年成长阶段又恰逢资本主义的上升时期,使他身上既具有日本传统文化的气质,又兼具西方人道主义的精神。他脾气倔强,个性鲜明,憧憬艺术和精神的有机统一,追求自己心目中的武士道精神,并通过电影表达对武士道精神的认识和感悟。他的电影创作纯粹是从观念出发,其作品风格独具、寓意深刻,总有罕见的天气:不是烈日盛夏,就是严冬酷寒;不是倾盆大雨,就是风雪交加。有的评价家说黑泽明是一位典型的男性艺术家,诚然,他的影片中一般女性角色很少,只是处于陪衬性的次要地位。

  黑泽明经历过日本民族的鼎盛、辉煌,也体验过辉煌过后的惨淡,但是不论在何种情况下,他拍摄的有关武士题材的作品,总是不遗余力地专注于多姿多彩的武士形象塑造,在某种程度上讲,这些形象几乎涵盖了各种人生的类型:有年少稚嫩、精神可嘉的姿三四郎(藤田进饰《姿三四郎》),有同心协力、以少胜多的七个武士(分别由志村乔、稻叶义男、宫口精二、千秋实、加东大介、木村功和三船敏郎饰《七武士》),有野心膨胀、自取灭亡的鹫津武时(三船敏郎饰《蜘蛛巢城》),有卑贱低微、精忠报国的影子武士(仲代达矢饰《影子武士》),还有凶狠狂暴、机关算尽的一文字秀虎(仲代达矢饰《乱》)等等。

  黑泽明的表现风格有别于日本著名导演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木下惠介等人的那种清新淡雅、质朴含蓄的传统手法,影片如同“在煎好的牛排上涂抹黄油,再外加油焖鳝鱼片” 那般风味浓厚、奇特。

  影片《罗生门》拍摄于1950年,在 第二年荣获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使黑泽明的导演艺术一夜之间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承认,为他日后荣获世界电影大师的称谓打下了基础,也为日本电影走出国门开辟了道路。

  《七武士》是黑泽明的代表作之一,也是日本电影中最具世界影响的一部力作。影片描述了这样一个简单故事:战国时代,一个小山村的村民难以忍受强盗团伙经常性的烧杀掠抢,雇用七名武士保卫自己的家园,七名武士凭借经验和智慧,在经过一段训练的村民配合下,打败并全歼了来犯之敌。电影叙事手法虽然模仿了美国西部片,但是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以说是日本电影表现武士文化的典范。

  在影片《七武士》中,人物设置蕴含深意,每个武士身上都突出体现着武士道精神的某个方面,言行举止流露着武士的自信和刚毅,带有某种感人的魅力,可以说综合起来就是武士道精神的全部。

  首先,志村乔所扮演的岛田勘兵卫,是七个武士的首领,在七位武士中年纪最大,曾参加过无数次战争,武艺高强,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但依然处于“浪人”的境地,“吃了上顿没下顿”。他为人谦虚、豁达、正直诚实、行侠仗义,一出场就是为解救被窃贼劫持的人质,甘愿削发装扮和尚,果敢利落地搞掉了盗贼,给人们留下良好的印象。为了报答村民们的热情款待,特别是得知村民们让他吃白米饭,而自己却只吃秕子做的糙饭的消息后,明明知道为他们保护家园任务艰巨,也欣然接受。他精明强干,在帮助村民寻找其他武士时想方设法,很快凑齐了七名武士。他临危不惧、机智勇敢,在农民的村庄中指挥若定,战术多变,最终大破人多势众的强盗进攻,并将他们彻底消灭。临走前看着欢天喜地在插秧的村民们,只是感慨地说了一句话:“真正胜利的是村民!”勘兵卫这个人物形象是优秀武士的集中体现,堪称黑泽明心目中最理想的武士代表。

  其次,宫口精二所扮演的久藏虽然身材瘦弱,但是拥有安身立命之本——高强的武艺,他似乎是得到武士刀法真传的代表人物,性格内向、面孔冷峻,显示出传统武士的最大人格魅力。他的出场是与一个无端挑衅的堕落武士进行决斗,那个无赖在上场时不断发出试图壮胆的嘶哑喊叫,越发越显得底气不足,久藏却一生不吭,沉稳坚定,很快轻而易举地结果了无赖的性命。这一场景也是影片后半部分的良好铺垫,即说明他将是日后消灭强盗的主力干将。果然,他后来在一个月暗星稀的夜晚,只身深入虎穴,干掉了强盗团伙的主力火枪手,缴获了一把火枪,趁着浓雾悄悄地返回村中。

  更可贵的是久藏武艺高强却含而不露,不居功自傲,对胜四郎发自内心的赞美,也只是淡淡地一笑。最后,在与强盗的拼杀中遭受火枪射击身中数弹,在倒下去的那一刻还把利刃投向了敌群。他身上体现了武士的极高境界,无疑是激起人们称颂和崇拜的英雄。

  再者,三船敏郎扮演的菊千代,身份及形象极为特殊,表面看:他根本不具备武士的气质,举止动作滑稽,像个搞笑逗乐的小丑,完全是为了凑数才将其计入七武士之列;他出身卑微,是个农民的儿子,武艺低劣,喝酒后更是不堪一击,无力夺回被人抢走的武器,只能说几句不着边际的大话唬人。还时常自吹自擂,贪图战功,贸然出击,几乎导致阵地失守等等。实际上:他是七个武士中最有正义感、最具反叛精神的一个。当发现一个村民家里有杀死落难武士获取的战利品时,有的武士摆出一付要去杀死那个村民的架势,菊次郎极力阻止并反唇相讥:“是谁逼得农民这么做的,是武士!武士让农民为他们无偿劳作,还要抢夺其财产、妻女,武士才是罪恶的元凶。”铿锵有力的话语,是菊千代对整个武士阶层的抨击,也反映出编导者对堕落武士凭借特权作威作福的愤懑。菊千代本来是介乎于农民和武士之间的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但是黑泽明却对其进行了浓墨重彩的描述,使其非常耐人寻味。他为人耿直,极力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武士,一心拜师学艺,面对堪兵卫和久藏,却拙嘴笨舌,讲不出口,只会莫名地傻笑,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有着强烈的上进欲,不愿输给别人,久藏杀死一个火枪手,他也用其滑稽的方式杀死了一个火枪手。他身上有不少缺点,也不乏闪光的亮点,比如:敲梆子惊出村民使众武士摆脱尴尬,奋不顾身救援村民,高举战旗鼓舞士气,舍生忘死拼杀顽敌等。最后,在磅礴大雨和深深的泥水中,与强盗同归于尽。菊千代的英雄行为完全可以与真正的武士媲美,甚至比真正的武士还要出色。黑泽明在菊千代的身上倾注了复杂的感情,使他从一个普通平民逐步成长为优秀武士,说明黑泽明欣赏菊千代这样的人物形象,并希望把这一观点传递给广大观众。

  此外,其他四位武士也都各有千秋:稻叶义男所扮演的五郎兵卫侠肝义胆、机智过人,当初面对勘兵卫试探性地询问,后来与强盗作战,都突出了他的性格特点。他只是出于敬佩勘兵卫的人格和品性,答应一起去帮助村民作战,最后英勇献身,充分体现了武士的精神美德。千秋实所扮演的平八,身处困境不怨天尤人、走旁门歪道,心甘情愿地过平民生活,与普通百姓一样靠打柴维持生计。在村民需要他帮助保卫家园时,一口答应,最后牺牲了宝贵的生命,同样体现出了武士精神的崇高境界。加东大介饰演的七郎次重情义、讲义气,身为勘兵卫以前的要好知己,多年离散一见如故,朋友相邀哪有不应之理,何况是除暴安良的正义之举!他珍视友谊,忠诚于朋友,也是武士精神的良好体现。木村功饰演的胜四郎最年轻,锐气有余而经验不足,初次奔战场与强盗厮杀、玩命,难免紧张,但通过这一场生死决战,他变得非常成熟。最后,在勘兵卫尚且无动于衷、不甚理解的情况下,他毅然为假武士菊千代正名,给他以真武士战死后的同等待遇——在坟旁插上一把武士刀。

  七位武士性格迥异、各有所长,共同谱写了一部令人崇敬、耐人寻味的英雄篇章。他们曾各自拥有一片蓝天,为了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相互尊重和信任,融合成一个整体,打败数倍于自己的顽敌,取得了最后胜利,也留下了四座插着武士刀的新埋坟墓。

  黑泽明通过对七位武士人物形象地描写,抒发出自己对武士道精神的独特理解,肯定了日本武士和武士道精神的历史作用。在某种意义上说,黑泽明本身就是一个武士。他赞美武士道精神的高尚,极力完成武士的人格升华,使之放射出诱人的精神感召力和震撼力。如果说影片《七武士》是黑泽明对武士道精神进行的正面阐释和褒奖,那么影片《蜘蛛巢城》和《乱》,就是黑泽明从另一层面对武士道精神所作的明确注解和人性化的完善。

  影片《蜘蛛巢城》改编自莎士比亚的著名戏剧《麦克白斯》,但黑泽明却将遥远的中世纪苏格兰的剧情背景改变为东方战国时代的日本,把剧中人物换成了武士和霸主,重新赋予其生命的内涵,人物身上的西洋味荡然无存,代之以日本武士的“风范”。影片主人公鹫津武时(三船敏郎饰)是一个勇猛彪悍、善于冲锋作战、忠诚于主子的铁杆武士,曾在危难之际挫败敌军,挽救了主子的霸业,但是后来在去蜘蛛巢城的路上偶然遇到一个女巫,说他命中可以成为蜘蛛巢城的新主人,就当成是上苍的旨意、命运的安排,深信不疑,从此野心开始急剧膨胀,终于在夫人的唆使下杀死主子,篡夺了霸主地位。更有甚者,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不但杀死了自己的挚友三木,还要斩草除根,疯狂追杀三木的儿子及家人,最终导致自己死于非命。他是在一种神秘的恐怖状态下死去的,似乎是毁灭于一种绝对压倒性的力量,而这种无形的恐怖力量,就是导演黑泽明施加给他的良心惩罚。

  黑泽明通过对鹫津武时这个片中主人公的形象描述,就是要向世人说明:鹫津武时抛弃了武士对主子的忠诚,违背了武士起码的道德规范,做出了这种对不起良心的傻事,必然会在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氛围中遭到最严厉的惩罚。

  影片《乱》同样是改编自莎士比亚的悲剧《李尔王》,表现手法和影片《蜘蛛巢城》完全一样,不是单纯改编原著,而是仅取原意,另谋新篇,把西方的风土人情彻底本土化。影片描述了这样一个虚构的故事:一文字家族的首领秀虎通过连年争战,独霸一方,但是渐渐感到自己人到暮年、力不从心,为了江山永驻,决定提前向三个儿子交权,颐养天年,长子太郎和次子次郎欣然接受,只有三子三郎激烈反对,他一怒之下赶走了三郎,以为从此可以安享太平,然而事与愿违,灾难接踵而至:先是在太郎的轻慢、排挤下,生气搬到次郎的城堡居住,后又被次郎与太郎联手搞突然袭击,仓皇逃跑到荒山野岭,导致神经失常。太郎和次郎之间又展开骨肉相残,次郎杀死兄长太郎,占有了嫂夫人,除掉了原配妻子,致使家将离心离德。无奈离开一文字家族领地的三郎被诸候藤卷收留,听闻父亲的不幸遭遇,立即率大军去找次郎要见父亲,次郎在无奈之下答应了三郎的要求,但是在父子见面大喜过望的回归路上,三郎被次郎埋伏的火枪手击中,死在了父亲怀里,秀虎悲痛过度撒手人寰,藤卷摔大军潮水般涌向次郎的城堡,一文字家族的基业彻底覆灭。

  在《乱》这部影片中,黑泽明清楚地交待了一文字秀虎霸主基业的建立,靠的是凶悍残暴地攻城掠地、吞灭弱小。他每到一地,必把头目的家族杀个鸡犬不留,只有碰到漂亮少女才留下性命,供自己和家人占有,太郎的夫人阿枫就是这样活下来的一个,她原是某诸候之女,家族被秀虎灭杀,被迫嫁给太郎,太郎死后,决意报复的阿枫利用次郎贪权好色的弱点,制造矛盾,挑唆次郎杀死原配妻子,致使家将与次郎离心离德,一文字家族的霸业日暮途穷,最后彻底毁灭。

  黑泽明通过对影片主人公一文字秀虎的具体刻画,似乎是在向世人揭示:多行不义必自毙;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黑泽明是一位预言家,真正的武士道精神的传播者和捍卫者,他所弘扬和崇尚的武士道精神已经脱离了日本的传统,涵盖了人性及人道主义的观念,他是从自己这种独特的观念出发,打造银幕上的武士形象,评价虚拟世界中武士的优劣。

  黑泽明被誉为国际电影大师,但他代表的是东方电影,他的影片打着日本民族的烙印,带有浓厚的日本传统文化特色,但也充分反映出日本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文明的融会贯通、巧妙结合。黑泽明心目中的武士道精神,清晰地印证出对人生存价值的断然肯定。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转眼到了21世纪,黑泽明的电影时代已成为历史,时过境迁,现在电影银幕上的武士形象也向世人展示出多姿多彩的崭新变化,在此不妨列举几例,抛砖引玉,以利大家深入分析,共同进行更好的鉴赏。

  首先,当今日本被誉为“黑泽明第二”的北野武,集编、导、演于一身。他在2003年拍摄的轰动影片《座头市》,于同年9月参加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角逐,再度给日本带来了惊喜:北野武荣获最佳导演奖(银狮奖)和电影节特别奖。

  北野武1947年出生在东京,曾经是一名颇具声望的相声演员,后来长期在电视台作节目主持,1983年开始涉足电影,参加演出著名导演大岛诸导演的影片《战场上的快乐圣诞节》,1989年导演了处女作《凶暴的家伙》,开始在电影界崭露头角,而后几乎每年都有电影新作问世,特别是在1997年拍摄的影片《花火》,为他带来了殊荣:在同年举办的第5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影片大奖(金狮奖),还被日本最具权威性的杂志《电影旬报》专家组评选为该刊第44届“最佳日本电影”,并名列该刊评选的同年度10部“最佳日本影片”的第一位,从此名扬四海,晋升为“大师级电影导演”。

  在日本,影片《座头市》从1962年到1997年,曾先后由大映电影公司和胜独立制片社等 (分别由三隅研次、森一生、田中德三、安田公义、池广一夫等导演、胜新太郎主演)拍摄过26集,可以称得上经久不衰,要不是胜新太郎不幸去世,肯定还要继续拍摄下去。因此,当北野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拍摄影片《座头市》时,在场的许多人士都很愕然,认为北野武是在冒险,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拍摄出来送威尼斯影展,竟然捧回来两项大奖!后来在日本各地影院公映,也受到观众的普遍好评,一举扭转了以往北野武的影片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现象,即在国外备受青睐、在国内时常遭冷落的尴尬处境。究其原因,不外乎北野武做到了三点:首先,集中提取胜新太郎表演技巧的精华,加以改进创新,揉入自己独特的表现风格;其次,改变原来座头市的扮相及行头,让座头市剪去古代武士的发髻,留上现代的寸头,并将头发染成当今时髦的金黄色,甚至穿上现在青年人喜欢的牛仔裤;再者,加入更多的现代流行元素,比如日本大鼓敲击乐、踢踏舞场面等。北野武别出心裁的这几招,果然出奇制胜,不仅使西方人看了拍手叫好,连一向比较挑剔的日本观众也普遍赞赏。

  1996年新出道的日本青年导演北村龙平,生于1969年,成长在动漫及电子游戏新文化的热潮年代,曾留学澳大利亚,回国后致力于电影创作,通过独立制片快速成名,被冠以“新锐导演”称号。他对武打动作片情有独钟,几年来不断有新的影片向观众奉献。他的电影创作不再沿袭和继承传统的电影理念,而是采用全新的电影表现方式,把动漫及电子游戏文化融入电影银幕。他在2003年拍摄的影片《阿滋尼》,就是改编自漫画家小山雄的同名漫画。

  日本一直是男权社会,历史上并没有女性武士,影片《阿滋尼》却描述了一个女性武士形象,这位百斩少女正值妙龄,留着短发,身着现代服饰打扮,腰挎日本武士刀,可谓英姿飒爽。更令人称奇的是:她并非柔弱女子及等闲之辈,而是英勇善战、打遍天下无敌手,许多彪悍强壮的男性武士都眼睁睁地成了她的刀下鬼,使影片颇具可视性。

  日本武士题材影片经过近20年的低谷,最近几年又刮起了一阵旋风,大洋彼岸的好莱坞也似乎要乘借东风,于2003年斥巨资并大量邀请日本演员,拍摄了涉及武士题材的影片《最后的武士》和《杀死比尔》。

  影片《最后的武士》(爱德华·茨威克导演)虚构了一个美国人以帮助(实现军事现代化)者的身份前往日本,辗转修得正果,变成了一名武士(汤姆·克鲁斯饰演)。后来,在政府军洋枪洋炮的火力围剿下,他和日本武士一样,冒着枪林弹雨顽强战斗,英勇厮杀,日本武士全部遇难,武士首领身上被打得像筛子一般,唯有他一个人(枪弹不入)生还,可谓画龙点睛。在影片的首映式上,有人问浅野忠信:汤姆·克鲁斯饰演的武士怎么样?浅野未置可否,只是风趣地说:“他是美国最初的武士。”

  影片《杀死比尔》(昆廷·塔伦蒂诺导演)则塑造了一批各色各样的所谓武士人物形象,他们不完全是日本人和美国人,生存年代也不是过去而是当代,活动范围也不再局限于日本。影片中的各种厮杀和格斗场面,尤其是对女性角色的描写和血肉躯体的剖析,带有目前很多人称谓的“暴力美学”风味,似乎在极力打造一种有震撼力的视觉效果。

关键字:沙漠公路